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會 人生 生活 文明 點滴
當前位置: 主頁 > 讀者文摘 > 人生 > 時間足夠你愛

時間足夠你愛

時間:2020-04-04 作者:未詳 點擊:

  那是40多年前一個炎熱的傍晚,大人們都在外面搖著扇子聊天,家里只有我一個人在流著汗看書,那是我看的第一本科幻小說——凡爾納的《地心游記》。正讀得如癡如醉時,書從我手中被拿走了,是父親拿的。我當時有些緊張,但父親沒說什么,默默地把書還給我。就在我迫不及待地重新進入凡爾納的世界時,已經走到門口的父親回頭說了一句:“這叫科學幻想小說。”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個決定了我一生的名詞(“科幻”這個簡稱則要到十幾年后才出現),我現在還清楚地記得自己當時的驚訝,我一直以為書中的故事是真的!凡爾納的文筆十分寫實。“這里面,都是幻想的?”我問道。
  
  “是,但有科學根據。”父親回答。
  
  就是這3句簡單的對話,奠定了我以后科幻創作的核心理念。
  
  以前,我都是把1999年發表的第一個短篇小說作為自己科幻創作的開端,到現在有20多年了,其實,我自己的創作歷程要再向前推20年。我在1978年寫了第一篇科幻小說,是一個描寫外星人訪問地球的短篇。在結尾,外星人送給主人公一件小禮物,是一小團軟軟的可以攥在手中的薄膜,外星人說那是一個氣球。主人公拿回去后向里面吹氣,開始是用嘴吹,后來用打氣筒,再后來用大功率鼓風機,最后把這團薄膜吹成了一座比北京還大的宏偉城市。我把稿子投給天津的一份文學刊物,然后如石沉大海沒了消息。
  
  劉慈欣
  
  早在20世紀80年代初,由我和父親那3句對話所構成的傳統科幻理念已經開始被質疑,然后被拋棄,特別是在后面的那10年中,新的觀念大量涌入,中國的科幻創作則像海綿一樣吸收著這些觀念。我感覺自己是在獨自堅守著一片已無人問津的疆土,徘徊在空曠的荒野中,那種孤獨感,我至今記憶猶新。在最艱難的時候,我也曾想過曲線救國,寫出了像《中國2185》和《超新星紀元》這樣的作品,試圖用邊緣化的科幻贏得發表的機會,但在意識深處仍堅守著那片疆土。后來我放棄了長篇小說的寫作,重新開始寫短篇,也重新回到自己的科幻理念上來。
  
  開始在《科幻世界》上發表作品后,我驚喜地發現,原來這片疆域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樣空曠,還有別的人存在,之前沒有相遇,只是因為我的呼喚不夠執著。后來發現這里的人還不少,他們成群結隊地出現,再到后來發現,他們不但在中國,在美國也有很多,大家共同撐起一片科幻的天空,也構成了我科幻創作的后15年。
  
  科幻文學在中國有著不尋常的位置,作為一個文學類型,它所得到的理論思考,所受到的深刻研究和分析,所承載的新觀念、新思想,都遠多于其他類型的文學。新的話題和課題在不斷涌現,不斷地被研究和討論,沒人比我們更在意理論和理念,沒人比我們更恐懼“落后于前衛”。
  
  曾經有一位著名作家說過,以托爾斯泰和巴爾扎克為代表的古典文學,是一塊磚一塊磚地壘一堵墻;而現代和后現代文學則是一架梯子,一下子就能爬到墻頭的高度。
  
  這種說法很好地描述了科幻界的心態,我們總想著要超越什么,但忘了有些東西是不能越過的,是必須經歷的,就像我們的童年和青春,我們不可能越過這些歲月而直接走向成熟。至少對科幻文學來說,一塊磚一塊磚地壘一堵墻是必不可少的,否則即使有梯子也沒地方架。
  
  我后來意識到科幻小說有許多種,也明白科幻小說中可以沒有科學,也可以把投向太空和未來的目光轉向塵世和現實,甚至只投向自己的內心。每一種科幻都有存在的理由,都可能出現經典之作。
  
  但與此同時,那3句對話所構成的核心理念在我心中仍堅如磐石,我依然認為那是科幻文學存在的基礎。
  
  雖然走了近百年,中國科幻文學至今也是剛啟程,但來日方長,時間足夠你愛。

推薦內容
熱點內容
新疆35选7开奖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