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會 人生 生活 文明 點滴
當前位置: 主頁 > 讀者文摘 > 生活 > 媽,等你回來

媽,等你回來

時間:2020-04-04 作者:未詳 點擊:

  李蘭娟院士
  
  “媽,等你回來。”
  
  2020年2月1日,鄭杰發了一條朋友圈消息。
  
  同一天,《李蘭娟院士帶隊出發馳援武漢》的新聞被無數人轉發。
  
  抗疫之戰打響以來,鐘南山院士、李蘭娟院士等一批醫學專家備受關注。
  
  從視野里消失了整整6天的母親
  
  “她自1月18日起,從我的視野里消失了整整6天。24日深夜接她回來的路上,她又冷又困,從18日開始到28日,她沒有一天不是深夜2點之后睡的。”鄭杰在個人公眾號中寫道。
  
  盡管文字中流露出不舍,鄭杰談及母親此次出征卻顯得十分淡定。“我們雖然擔心,但更多的是相信。”鄭杰說,“她做事有一股‘倔’勁。”為祖國做貢獻被李蘭娟這一代人視作天職。“這個時候誰也攔不住她,而且祖國確實需要她,所以我們只能在后面默默地支持她。”
  
  快節奏的生活,對李蘭娟來說是一種常態。
  
  作為一名醫務工作者,李蘭娟每天6:00左右起床,8:00開始上門診。“她已經形成習慣了,晚上睡得再晚,早上起床的時間都是固定的。”
  
  鄭杰早年在互聯網行業創業,熬夜加班對他而言是家常便飯,但在和母親共事創立醫院的時候,他才真實感受到,醫務人員的工作強度有時候比IT從業者的大得多。在面對疫情或重、難癥患者,三班倒的值班制度,醫院開診后陸續到來的患者時,醫務人員需要根據情況不斷調整自己的時間安排。
  
  電視上,李蘭娟的一口“紹興普通話”讓人印象深刻。“后續希望減少一些媒體采訪,她太累了。近期她的工作重心放在疫情防控上,對此,她還想多花點精力。另外,還有一些與病毒相關的疫苗和藥物的研究工作。”鄭杰說,“作為兒子,我希望自己能夠在背后支持母親,當然也希望她不要太累。然而現在這個時候,百姓都希望聽到專家的聲音,希望對最新情況有一些準確的了解。母親必須出來說話,也希望媒體能準確地傳達給百姓。為此,我們專門組織了一個小班子通宵開發‘李蘭娟院士留言板’這樣一個小工具。它能給全國人民和一線醫務人員提供一個傳遞心聲的渠道。”
  
  李蘭娟院士(中)與她的團隊準備進入重癥監護室
  
  李蘭娟院士(左)與她的團隊在重癥監護室查房
  
  常不在家的她其實為家庭犧牲很多
  
  “李蘭娟不在家。”外婆聲音洪亮。
  
  這樣的場景常常出現在鄭杰的童年記憶里。誕生于雙院士家庭,鄭杰沒有得到父母太多的陪伴。“我基本上是由外婆帶大的。”他說。鄭杰的父親鄭樹森是肝膽外科、肝移植專家,同時也是中國工程院院士、法國國家醫學科學院外籍院士。李蘭娟與鄭樹森這對院士伉儷,也被人們傳為佳話。
  
  當談及“母親曾送給自己什么珍貴的禮物”時,鄭杰沉吟了許久才回答:“母親給我的禮物,我想了想,好像還真不多。”
  
  說著他笑了:“我覺得很多時候,不是她對我說過什么,或者做過什么,而是她和父親兩個人的一些行為,在無形中向我傳達了什么、教給我什么。”
  
  鄭杰從小就覺得母親做每件事都非常認真,“今日事今日畢”也是她一直恪守的行為準則。“她一直覺得小孩不僅要學習好,人品也要好。”盡管他從小成績優異,李蘭娟對他要求依舊嚴格。“我小時候最擔憂的是,如果成績不好,學期末要怎么辦。”鄭杰說,“從身心角度看,她對我們是很關愛的。”
  
  李蘭娟院士(右)與兒子鄭杰
  
  李蘭娟求學時期,大家主要學習俄語,所以直到工作多年后,她才開始學習英語。“在我的印象中,母親和父親是聽著磁帶從一個個單詞開始學起的。”鄭杰說。當時李蘭娟的日常工作已經相當繁忙,除了臨床工作還要進行大量的研究。“在我小的時候,深夜里常能看到他們一邊補學英語,一邊看國外論文。”
  
  李蘭娟的丈夫鄭樹森40歲左右去華西醫科大學(現四川大學華西醫學院)讀博,畢業后李蘭娟又支持他前往香港攻讀博士后。“那段時間,母親一個人的工資要養活我們一家四口。”鄭杰回憶道,“當時我爺爺在老家生病了,母親也沒有和我父親說,就自己帶著我、抱著弟弟去老家給爺爺掛吊針。一直到爺爺病愈,她也沒和父親提。小時候我們家的經濟條件一般,一直到我父親從香港回來,我們家才有了彩色電視機。”
  
  冷靜是傳染病學專家基本的自我要求
  
  “她一輩子對職業的進取心,讓我很受鼓舞。”鄭杰說。李蘭娟不僅是丈夫不斷求學的堅強后盾,她自己在科研方面也一直很努力,直到當上院士也沒有松懈。
  
  “這是一種拼搏精神,我后來才慢慢感受到。他們幾乎沒有娛樂時間。我父親當上院士后,偶爾看看電視,也會被我母親督促去看論文。”鄭杰說。
  
  李蘭娟求學期間曾經面臨兩個選擇:一個是做老師,一個是做醫生。當時老師的工分比醫生的高,然而李蘭娟還是選擇了做醫生。“她覺得做醫生能學到更多東西,服務父老鄉親的可能性也更大。”
  
  因為工作認真,村里的所有人都認識李蘭娟。“當時就有一句俗語——進門狗不叫,就是說醫生和村民已經熟到你進他家門,他家的狗都認識你了。”
  
  李蘭娟提出對武漢實施“封城”,鄭杰認為母親在重大事件面前,一直果敢冷靜。
  
  “作為傳染病學專家,這其實是一個基本的自我要求。如果專家學者不表態,那么就更沒有人說了。所以她和鐘南山院士參與的國家衛健委特別專家組的這次武漢之行是非常重要的,他們去看了現場,然后連夜回到北京匯報。”鄭杰說。
  
  在抗擊“非典”時期,浙江省2003年4月出現第一例“非典”患者,除了快速對患者所在的小區進行隔離處理,李蘭娟同時進行了病毒的分離和研究。“二者幾乎是同時進行的。這使得浙江省內除了3到4個患者,沒有其他民眾以及醫務人員被感染。”因為對職業的堅持,即使在擔任政府領導職位期間,李蘭娟依舊沒有間斷過臨床門診和科研工作。“她一直都沒有拋棄自己醫生的身份。”鄭杰說。

推薦內容
熱點內容
新疆35选7开奖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