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鐘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
當前位置: 主頁 > 故事會 > 開卷故事 > 一盞神燈

一盞神燈

時間:2020-04-04 作者:未詳 點擊:

  華事德電廠距離中國6300公里,位于伊拉克南部瓦西特(WASSIT)省祖拜迪亞(ZUBAYDIYAH)地區,距離該項目西北方向約120公里是首都巴格達(BAGHDAD),向東南方向約70公里是伊拉克第三大城市庫特(KUT),緊鄰底格里斯(TIGRIS)河,周邊地形地貌平坦,呈現熱帶沙漠氣候。
  
  華事德電廠機組規模包括Ⅰ期4×330MW和Ⅱ期2×610MW燃油機組,占到了該國電力裝機總量的四分之一,承擔了巴格達70%的電力供應。
  
  華事德是許多上海電力人的共同記憶。我作為一名曾在那兒工作的翻譯,心中也有一段值得追憶的往事。
  
  被困機場
  
  那是六年前的春天,我們從上海浦東機場出發,連續飛行十多個小時后,到達了巴格達國際機場。大伙既疲憊又興奮,就在這時,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我們一行十三人沒有獲準入境,被安保人員帶到了一個小房間里;同時被告知不能隨意走出房間,上廁所要輪流去,安保人員就守在門外。大家急壞了,催我去打聽情況。我好不容易在門口攔下一個了解情況的工作人員,他告訴我,我們的入境文件不符合要求,如果不能補齊相關手續,明天就得回國。
  
  得知消息后,大家都忐忑不安,十分焦躁。
  
  晚上6點鐘左右,在安保人員的監護下,我去給大家買吃的。機場只有一家食品店,又小又破,貨架上放著些礦泉水和糕餅,連方便面都沒有。沒辦法,大伙還在等著吃呢,我不得不買了一些。商店里沒有計算器,穿著長袍的老板不停地用手碰著額頭,口中念念有詞算著賬,最后給了我一張手寫的付款清單:155美元!好一家黑店!
  
  我提著食物回到那個房間,大家埋頭吃了起來,沒有人說話。這樣的氣氛讓人很難受,我便倚著房門,探出頭,試著與門口的一名年輕安保搭話。他留著中東式的大胡子,一身白色制服,腳上穿著雙破舊的足球鞋。我知道伊拉克人大多喜愛足球,于是便和他從足球開始聊起。果然,他話匣子打開了,臉上也浮現出笑容,這笑容讓人感覺很親切。他名叫穆罕默德,今年25歲,在這個機場工作已經好多年了,他一天要工作12個小時,月收入卻不到300美元。他的家,就在機場附近臨時搭建的帳篷里……
  
  萍水相逢
  
  當時,伊拉克戰爭已經結束十多年了,我問穆罕默德:“戰爭開始時你才十幾歲?”他點點頭,淺棕色的眼眸里淚花在閃動:“父親就死于那次戰爭,他走后,我與母親、妹妹感覺天都塌了。”他告訴我,戰爭結束后,伊拉克一直有恐怖襲擊,特別是最近IS組織的肆虐,讓他與家人每天都生活在恐懼里……我說:“穆罕默德,我們是來幫助你們運行電廠的中國人。”他十分興奮,雙手合十,說:“那真是感謝真主安拉,感謝你們中國人!”
  
  我忽然想到,現在伊拉克正大力重建基礎設施,何不讓他去電廠試試?于是便對他說:“你們國家現在十分缺少電廠工人,如果有機會,你可以去電廠找找工作,待遇可能比你現在要好。”
  
  穆罕默德點點頭,眼睛里閃過一道亮光,好像心里的一盞燈被點亮了。他很好奇我的家鄉是怎樣的,我便翻出手機里的照片。他看過后驚呼:“你住的地方太漂亮了!”
  
  “如果你有機會來上海旅游,我一定帶你四處轉轉!”
  
  “那不可能,”穆罕默德一臉苦笑道,“我買不起機票,現在伊拉克人也許根本就辦不出旅游簽證。”
  
  后來,我給穆罕默德看了食品店的收據,他沉默了很久……
  
  穆罕默德記住了我的名字,下班時笑著對我說:“倪,再見!”
  
  那天晚上,我們只能在房間里的椅子上過夜。我腦子里想著入境的事,合著眼卻怎么也睡不著……突然,有人拍我的肩膀。我睜眼一看,是一個阿拉伯小伙子,他提著兩個大大的塑料袋,說這些是他朋友穆罕默德讓他轉交給我們的。我打開一看,里面有可樂、芬達,還有巧克力和烤餅,十三個人的分量。我感覺東西在手里變得特別沉。我不知道他花了多少錢,在哪里買的這些;我只知道,他一個月收入不到300美元。天亮后我們接到國內通知,將立即轉機到約旦處理簽證問題,我來不及當面和穆罕默德說聲“謝謝”,就匆匆踏上了飛機。
  
  兩天后,我們在約旦補齊手續,獲準從伊拉克巴格達入境。在前后配置機槍的裝甲車隊的護送下,我們登上了前往華事德電廠的大巴。
  
  上海再見
  
  因為戰爭和恐怖襲擊,華事德電廠的安保措施非常嚴格,一旦進入電廠,就不可能獨自出來。
  
  說實話,那里的生活條件很艱苦,但既然我們領了工作任務,就得克服一切困難。
  
  那年夏天,為了完成中伊兩國技術交接,電廠開始招聘大量當地員工,他們大多來自各行各業,沒有任何的操作技能,廠方便委托我們給他們做現場培訓。一天下午,我走進廠房,忽然留意到一個當地小伙子,只見他在認真地抄寫著什么。他的側臉、胡子、體形,越看越熟悉。我走近一看,竟然是穆罕默德!他也一眼認出了我。
  
  “倪!你在這個廠啊!”他興奮地說,“因為你說過,我就一直留意電廠信息,前些時候這里招聘運行人員,我應聘被錄用了!”
  
  那天,我關照穆罕默德的帶教師傅徐峰,一定要給他多一點技術上的幫助。
  
  我在華事德電廠整整工作了一年,回國那天,徐峰來送我。“小倪,穆罕默德得知你要回國,本來也要來送你,但今天機組啟動,現場操作需要他,來不了。他怕你這一走就再也見不到了,給你帶了個小禮物,讓我轉交給你。”那是一盞小小的銅制阿拉伯神燈。
  
  回國后,我時不時想起在伊拉克發生的一切,想起穆罕默德。前年元旦剛過,我接到一通電話:華事德電廠伊拉克員工要來上海電力參加培訓,公司安排我擔任翻譯。在培訓名冊中,我發現了一個熟悉的名字:穆罕默德。會是他嗎?會是我認識的那個穆罕默德嗎?
  
  那天早上,我站在公司技能培訓中心的門口,等待他們。車來了,他們一個個走下來。來了,他來了,果然是那個穆罕默德!我沖上前去,狠狠地擁抱了他一下。
  
  他們在上海培訓了一個月,這期間,只要有時間,我都會陪穆罕默德游覽上海。我心里非常高興:當初的愿望真的實現了!一天晚上,我們去了浦東,在陸家嘴濱江大道,望著兩岸璀璨的夜景,穆罕默德驚嘆不已。突然,他叫道:“倪,SPIC,我們的SPIC!”“對,那就是上海電力的總部大樓,上面是國家電投的LOGO。”望著那個LOGO,他動情地說:“國家電投真好,你們真幸福,希望有一天我們也能像你們一樣。”
  
  培訓結束那天,我到機場為他們送行,我與穆罕默德雙手緊握,沒有多說什么。回家的路上,我想了很多:想到在伊拉克南部的一個小鎮,有著一座擁有六臺機組、裝機容量達到2500MW的現代化電廠,正源源不斷地為這個百廢待興的國家送著電;想到我們上海電力伊拉克團隊在當地付出的汗水和辛苦;想到他們即使在IS組織最猖獗的時候,也無人退縮;想到我們董事長的贊譽:上海電力在伊拉克堅守那么多年,真的不容易!回到家,望著那盞穆罕默德送給我的小小神燈,我仿佛又看到那天在巴格達國際機場他眼中閃爍的亮光…

推薦內容
熱點內容
新疆35选7开奖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