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鐘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
當前位置: 主頁 > 故事會 > 中篇故事 > 替你而活

替你而活

時間:2020-03-06 作者:未詳 點擊:

  1。莫逆之交
  
  曾平是東京醫學院的中國留學生,同學里跟他最要好的是山本次郎。
  
  原本曾平住在大學宿舍里,而山本次郎在學校附近有一處小宅子,他再三邀請曾平去住,曾平盛情難卻,也就住進去了。兩人同歲,身高樣貌都相仿,又經常混穿衣服,同學們也經常開玩笑,說:“要不是遠隔重洋,沒準你倆是親兄弟呢。”
  
  快樂的大學生活持續了兩年,忽然有一天,曾平愁眉不展,晚飯也不吃就躺在榻榻米上發呆。
  
  山本次郎扔給他一個飯團,問道:“你怎么了?一整天不說話,也不吃東西??”曾平愁眉苦臉地看著他說:“山本君,我要回國結婚了。”山本次郎愣了一下,心里也很舍不得,但還是笑著說:“這是大喜事啊。就算咱們因此要分開,也是不得已的事。”
  
  曾平嘆了口氣說:“山本君,其實我有難言之隱。我的婚姻是父母早就定好的,要娶我姨家表妹。現在已經是民國了,我對這種包辦婚姻實在難以接受。”山本次郎沉默了一會兒,喃喃地說:“身在福中不知福。”
  
  曾平跳了起來:“你說什么?這叫什么福?”山本次郎坐在他的身邊,嘴里咬著飯團說:“曾平君,你是了解我的家庭的。我家世代都是軍人,從幕府時代就是有名的武士家族。我們這個家族的男人都以當兵為榮,大部分都上的是軍校。我因為出生時身體瘦弱,所以才有了學醫的機會,但在家族里,我一直是個不起眼的人,沒人關注我,繼承家業估計也沒我的份,將來能不能找到妻子還不知道。你能和青梅竹馬的表妹結婚,過富足的普通人生活,還是在我最神往的中國,我當然很羨慕。”
  
  曾平也慢慢地坐了下來:“你這么說也有道理。你家是軍人世家,我家是書香門第,在清朝一直是做官的,到民國后也算家境富裕。我表妹家也是當地士紳,只是她家人丁不旺,所以我這次其實是要入贅她家的。你說富足地過一輩子,倒也不差,只是這樣的人生,實在不是我想要的,我寧愿像你一樣,沒人關注,自由自在。”
  
  兩人正說著,突然有人敲門,山本次郎起身開門,是一個同學來借書,山本次郎遞給他,他一鞠躬:“曾平君,多謝。”山本次郎愣了一下,哈哈大笑,同學也一愣,突然明白過來說:“光線暗點,還真分不清你倆。”
  
  同學走后,山本次郎回過頭,眼睛里閃著光芒:“曾平君,你家里人對你的印象深嗎?我記得你說你是五年前來日本讀書的,從仙臺讀到東京,你回去過嗎?這五年正是生長發育最快的階段,樣貌變化應該很大吧。”
  
  曾平愣了一下,看著山本次郎,若有所悟道:“你喜歡我的生活?就算我家里人認不出你來,可你家里人也會識破我吧?”
  
  山本次郎想了想說:“不會的,他們平時就不關注我,我也是幾年前就出來讀書了。況且你的日語和我的漢語都很好,只要彼此把過去的大事說詳細點,小事可以說記不清了,不會有問題的。”
  
  看著山本次郎期待的目光,曾平咬咬牙道:“好,將來我有醫學院的學歷,也用不著考慮能不能繼承家產。只要能過自由自在的人生,我愿意拼一下。”山本次郎笑道:“這就是了,到時萬一被戳穿了,我就帶著你表妹回日本,你帶著日本媳婦回老家。反正先過幾年想過的日子,人生能有多少年啊!”兩個年輕人竟然就這樣決定了。
  
  接下來的一個月里,曾平幾次推遲回國的日期,兩人把自己能記得的一切關于家里人的事都告訴給對方,一直到實在想不出什么新鮮的事來為止。關于生活習慣問題,曾平已經習慣了日本的生活,山本次郎因為仰慕中國文化,對很多事情也早有了解,曾平幫著他加強學習,也有很大的進步。
  
  終于,回國的日子到了,曾平在汽笛聲中,送走了自己的好友山本次郎。看著山本次郎揮舞帽子的樣子,他心里還是覺得不真實,也許過不了幾天,這個玩笑就會被戳穿吧。
  
  沒想到一年過去了,家里沒有任何來信催促他回家,山本次郎看來成功過關了!盡管想不明白為何會如此順利,但曾平還是松了口氣。他安心在學校學習,順利地通過了考試,拿到了東京醫學院的畢業證書。
  
  原本曾平很擔心畢業后要回山本次郎的家,會露出破綻,沒想到,在他畢業前,山本次郎的母親去世了。他趕回山本家,一群人都向他表示哀悼,并沒有一個人對他表示懷疑。就連山本次郎的大哥,已經是軍人的山本太郎,也只是說了一句:“你長高了。”曾平想,看來山本次郎在家里果然不被注意。
  
  很快,曾平到東京一家醫院應聘成功,在醫院里,他表現優異,不但院長很欣賞他,院長的女兒——藥劑師藤田言子也很喜歡他。第二年,兩人喜結連理。就在這時,日本國內忽然加強了征兵,軍人世家的山本次郎也被軍部征召了,曾平無法推脫,只好入伍。好在他的學歷高,直接就被分配到了軍醫部,不用拿槍上戰場,這讓曾平和言子都很高興。
  
  開始的半年,曾平在日本醫治從國外回來的傷兵。凡是碰到從中國回來的傷兵,他都會仔細詢問。這些傷兵說,中國和日本還沒有全面開戰,但日軍已經打出了滿洲國的范圍。曾平心里十分擔憂,但又不敢表露出來,言子剛剛生下一個男孩,他不能讓言子擔心。
  
  又過了半年,曾平忽然接到了軍部命令,連夜出發,加入去往滿洲國的軍醫部隊。
  
  2。意外相見
  
  曾平踏上中國土地的那一刻,百感交集,這是他的家啊。同行的軍醫中有個東醫的校友,眉開眼笑地對曾平說:“我一直很期待踏上中國的土地,看你的樣子,也很興奮吧。”曾平笑了笑說:“是啊。”
  
  進城之后,初看上去還挺平靜的,只是街上行人稀少,處處掛著日本和滿洲國的旗,遠處還有零星的槍聲。來接他們的軍人說:“這里是滿洲國的邊境了,常有小股的中國軍隊襲擾。它們的番號很雜,政府軍和游擊隊都有,甚至還有土匪。不過你們軍醫部有出行任務時,陸軍部會派人保護的,不用擔心。”
  
  當天晚上,軍部舉行晚宴,迎接新來的軍醫們。參加晚宴的都是日軍軍官和滿洲國的官員。一個喝得醉醺醺的陸軍軍官佐藤,拉著一個穿長袍馬褂的男人來到曾平面前說:“山本君,這是我的朋友,本地名醫,商會會長曾平君,曾是東京醫學院的留學生,是你的校友啊。我說你長得和他有點像,他還不信。”
  
  曾平一下跳了起來,他看著眼前的男人,的確還能看出有點像,但僅此而已。山本次郎胖了,圓圓的臉上掛著諂媚的笑容,本來同樣的身高,現在曾平要比他高出半個頭。山本次郎也認出了曾平,但臉上諂媚的笑容卻一點沒變:“山本君,幸會,幸會。”曾平伸出手,和他緊緊相握:“幸會,曾平君。”

推薦內容
熱點內容
新疆35选7开奖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