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鐘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
當前位置: 主頁 > 故事會 > 中篇故事 > 獵殺【六大件】

獵殺【六大件】

時間:2020-03-13 作者:未詳 點擊:

  1。加入高端狩獵
  
  秦涵是西寧市一個普通打工仔,父親很早就去世了,他是在福利院里長大的。秦涵的童年記憶很模糊,只記得自己在草原上生活過。也許是這個原因,他很向往無拘無束的游牧狩獵生活。
  
  近來,秦涵聽說市郊開了一家狩獵場,可以合法狩獵兔子、野雞等小動物,他就時不時地去一趟,花一兩百塊錢,體驗一把當獵人的感覺。秦涵自己也沒想到,他打槍有天賦,一來二去,槍法進步神速。
  
  這天,秦涵又去狩獵。他對著兩百多米外驚飛的幾只野雞果斷打出一槍,一只野雞瞬間倒地,沒了聲息。不一會兒,獵狗叼著野雞跑回來,一松嘴,扔到了秦涵腳下。
  
  這時,一個瘦高個豎著大拇指走過來,說:“我注意你很久了,你的槍法相當厲害。咱們交個朋友吧,我叫高根,樹根的根。”說著,高根蜷曲的四指舒展開來,變成手掌往下一伸,做出握手的姿勢。
  
  秦涵與高根握了手:“我叫秦涵,幸會!槍法一般,讓你見笑了。”
  
  高根追問:“動物個頭越大越兇猛,打起來也越刺激。狩獵場里還有野豬、巖羊、狍子,你怎么一次也不打?”
  
  秦涵不好意思地說:“不是不想打,是個頭大的太貴。打小動物便宜,過過癮就行了。”
  
  高根說:“原來是這樣。這不是問題,我認識這里的老板,可以給你打折……”
  
  秦涵趕緊拒絕了:“無功不受祿,謝謝你的好意。”
  
  以后,秦涵在狩獵場回回都能見到高根。兩人熟了,秦涵不好總是拒絕人家,就這樣,秦涵先后嘗試打了野豬、狍子,感覺很過癮。
  
  一天,秦涵打完獵,和高根坐在涼亭里吃加工好的獵物肉。高根說:“你槍法這么好,卻得不到發揮,實在可惜。我這兒有個高端國際狩獵的機會,想不想去?”
  
  秦涵來了興趣,問:“怎么個高端法?”
  
  高根說:“國內野生動物的保護非常嚴格,狩獵限制比較多,國外就不一樣了……”高根說,很多年前,一些國家發起了國際狩獵,高價出售少數大型動物狩獵配額,讓有興趣的人合法地獵殺動物,獲得的資金用來保護野生動物,以遏制泛濫的盜獵。不同價位,狩獵不同種類的獵物,越稀少的動物價格越高,玩得起的人就越少。人們先通過國際狩獵組織,在各國狩獵俱樂部報名,再前往世界各地的國際狩獵場。原來玩這個的,基本都是西方的有錢人,近年才有中國人參與其中。
  
  高根對秦涵說:“跟你直說,我的老板對國內狩獵早就膩了,俄羅斯、塞爾維亞、新西蘭的狩獵場也去了好幾次,老板感覺還不夠刺激。現在,老板想去納米比亞。這次狩獵,老板取名‘獵殺六大件之旅’。你知道預算有多少嗎?至少一百萬美元。”
  
  秦涵簡直不敢相信:“什么‘六大件’?要花這么多錢?”
  
  高根掰著指頭,說:“老板的目標是非洲五大猛獸,犀牛、獅子、非洲象、花豹、水牛。另外,老板要額外多打一只獅子,總共有六個獵物,所以起名為‘六大件之旅’。現在,我們要找兩個槍法過硬的保鏢跟著,一切花費老板出,你愿不愿意去?”
  
  秦涵一時沒緩過神來,說:“你……讓我想想。”
  
  沒過多久,秦涵接到高根的電話:“沒想好也別想了。出國機票訂好了,下周二的飛機,北京起飛。后天先出發去北京,你收拾收拾!”說罷,高根掛了電話。
  
  秦涵本就準備答應,他欣喜若狂,一顆心頓時飛向了狂野的非洲。
  
  幾天后,在北京首都機場的航站樓,高根帶著秦涵和老板碰面了。高根的老板是一個發福的中年人,戴著寬大的墨鏡。他身邊還有一個小伙子,頭戴遮陽帽,穿著繡有“正大游獵”字樣的馬甲。
  
  高根努努嘴,說:“我給你介紹,這位是我老板,李海龍;旁邊的是正大游獵俱樂部的導獵,婁明,他會全程陪同咱們。”說完,高根對李海龍哈腰揚手招呼道:“李老板,您來了。”
  
  李海龍點頭,問:“人帶來啦?”
  
  高根回頭一指,說:“您瞧,他就是,姓秦名涵,如假包換。”
  
  李海龍走近,將墨鏡往頭頂上一推,眼神在秦涵臉上掃了兩個來回。二人打個招呼,算是正式認識。
  
  近距離的對視,讓秦涵印象深刻。李海龍眼神深邃,兩邊眼袋上各有一塊深色傷疤,非常對稱。
  
  一天一夜之后,他們在納米比亞首都溫得和克下了飛機。
  
  剛下飛機,就有一個梳著臟辮的黑人男子沖他們招手,操一口流利的漢語喊道:“婁,婁,這邊走!”
  
  婁明一邊引著大家走,一邊說:“這是我們的地陪導獵,波漢巴。我們合作過很多次,已經很熟了。”
  
  波漢巴跟大家一一握手,并對李海龍說:“李老板,我直接從國家林業局和警察局把狩獵許可證領到手了,不用您特意為簽字跑一趟了,現在就可以直飛狩獵場。”
  
  眾人來到一座小型機場,波漢巴帶著大家來到一架小型飛機跟前說:“我們就駕駛這架14座的塞斯納208小型飛機飛往狩獵場,速度、高度適中,不耽誤觀看沿途風景。”
  
  大家上了飛機落座,波漢巴鉆進駕駛艙,吹了個口哨,將飛機駛向跑道。婁明問:“波漢巴,森林警察和獵物追蹤員真的不來了?”
  
  波漢巴眨眨眼,笑著說:“按照規定應該來,不過,兩名森林警察不想打擾我們,兩名獵物追蹤員也突然休假,真是不湊巧,哈……”
  
  李海龍看了高根一眼,高根接過話茬,對秦涵說:“按照規定,森林警察需要全程監督客戶打獵,以確保所打獵物與狩獵許可證上標明的一致,獵物追蹤員可以幫忙尋找、追蹤獵物。不過,既然他們不愿意來,咱們倒也自由些……”
  
  飛機向西北方向飛行了約兩個小時,落在一片相對平整的土地上。簡易機場旁邊是狩獵營地,有十幾座比較整潔的木屋。波漢巴為大家做了些快餐,等大家填飽肚子,他領著大家去木屋后面的靶場,開展了一次簡短的狩獵培訓。

推薦內容
熱點內容
新疆35选7开奖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