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鐘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
當前位置: 主頁 > 故事會 > 中篇故事 > 恩仇必報

恩仇必報

時間:2020-03-30 作者:未詳 點擊:

  1。生死城門
  
  東漢末年,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是各地勢力中實力最雄厚的。他所駐扎的許城因為漢帝居住,也就成了當時的都城,戒備十分森嚴。曹操下令,凡是出入城池的人,都要嚴格檢查,謹防奸細。
  
  這一日,一輛馬車急匆匆地來到城門前,想要出城。守城的兵士要求出示路條,趕車的男子是一個書生模樣的年輕人,他哀求守城兵士:“我母親忽然病重,哥哥出遠門不在家,城內醫生皆不能治。我聽說有神醫正在城外給村民治病,我要出城去找神醫診治。開路條的衙門今日不知何故沒有開門,事出緊急,請官爺們通融一下吧。”
  
  守門的隊長滿身酒氣,看起來十分強悍。他大聲說:“我受主公之命把守城門,沒有路條者一律不準進出!”
  
  那書生急得不行,大聲道:“人命關天,你怎可如此鐵石心腸!”隊長大怒:“軍令大如天,再敢啰唆,老子先把你關上幾天再說!”
  
  書生不管不顧,駕著馬車就想往外沖,那隊長眉毛倒豎,拔出刀來一刀就砍在了馬車車棚上。這時,車棚里傳出一個老婦人虛弱的驚叫聲,接著便是一連串的咳嗽聲。
  
  書生急得翻身下車,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周圍的百姓紛紛發出驚呼聲,那時的讀書人是很清高的,除非見大夫、公卿,并不輕易行跪拜之禮。可見這書生的確萬分焦急。有膽子大的百姓就在一旁幫腔:“軍爺,您就行行好,行善積德吧。”
  
  隊長卻不為所動,高舉大刀大喝道,只要那書生敢闖,他就手起刀落,絕不留情。突然,一個百姓高聲喊道:“這位先生,我有路條,我去幫你請神醫來!”說完,他遞上自己的路條,隊長核驗無誤后,放他出去了。
  
  而那書生依舊呆呆地跪在地上,不言不語。車里的咳嗽聲斷斷續續,越來越微弱。這時,有兩輛華麗的馬車在城門前停了下來,從馬車上分別下來兩個公子,一個二十來歲,一個十六七歲,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兩人都十分驚訝。那隊長看見兩人,忙收刀上前施禮。大家這才知道,原來這兩個人,分別是二公子曹丕和四公子曹植。
  
  曹丕兄弟問清原委后,對視了一眼。這個隊長他們是認識的,原是曹操的貼身護衛,曹操上回出去打仗,中了敵人的埋伏,危急時刻,這個護衛拼命保護曹操,受了重傷。曹操感念他的功勞,又知道他的傷會致殘,無法再上戰場,就讓他做了城門的守門隊長。此時他滿身酒氣,正是因為昨晚慶功宴上曹操親自敬酒,他連喝了十大碗。當時曹操拉著他的衣袖,每指一道傷疤,就命眾人陪飲一碗。這固然是曹操的用人之道,但也說明曹操對他的欣賞。
  
  見此情景,曹植忍不住想說話,旁邊一個年輕的隨從拉了拉他的衣袖,附耳對他說了幾句話。這個隨從正是大才子楊修,他告訴曹植,不可為無謂之人破壞曹操的軍令。曹植愣了一下,低頭默然不語,遞上自己的路條,準備出城。
  
  曹丕看了看那個跪在地上的書生,心中不忍,客氣地對那隊長說:“隊長,事當從權,可否仔細檢查一下車輛,讓他先出去呢?畢竟是條人命。我聽說,今日關防衙門因為主事忽然生病,新主事明日才能到位,因此凡是今天急著開路條的都拿不到,我們這也是拿著昨天開出來的路條才過來的。”
  
  那隊長卻絲毫不肯通融:“二公子不必多說,主公將令,在下不敢徇私。請二公子、四公子自便吧。”
  
  曹丕被頂得啞口無言,看了看那書生,還要再說話,曹植拉拉他的袖子說:“二哥,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除了父親,誰的話也不聽。”
  
  曹丕想了想說:“今日出城也沒什么急事,要不我回去一趟,向父親要張手令吧。”說完,他轉身駕車而去。
  
  過了一會兒,那個出城的百姓火急火燎地跑回來了,滿頭大汗地對書生說:“先生,真是抱歉了,那神醫正在給村民看病,走不開,我跟他說這邊出不了城,他說,城里醫生眾多,何病不可治?城外村中瘟疫橫行,卻沒有醫生,他不能拋下那邊的眾人來救這邊的一人。我懇求再三,他才答應料理完那幾個病人,就趕過來。”
  
  那書生呆呆地聽著,臉色鐵青,依然不說話。眾人見此情景,都無可奈何地嘆著氣,卻不忍離去,繼續站在旁邊圍觀。
  
  又過了好一會兒,遠遠地見一個老者騎著驢匆匆趕過來,到了城門口,跳下了驢背。
  
  那隊長一伸手:“路條呢?”老者搖搖頭說:“我沒有路條,我是來給人看病的。”
  
  書生猛地抬起頭來,失聲叫道:“先生可是神醫華佗?快救救我母親!”
  
  華佗點點頭,看著隊長說:“可否容我進城診治?”
  
  隊長搖搖頭說:“你沒有路條,不能進城;他沒有路條,不能出城。軍令如山,絕不可違。二公子幫他要來路條,自然允許他出城。”
  
  圍觀群眾議論紛紛,覺得這隊長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這時,曹植忍不住上前一步,楊修一把拉住他:“公子……”曹植看了他一眼,還是上前說道:“隊長,這城門洞長十四步,兩邊有人把守。中間之處,既非城內,也非城外,何不就讓他們在那七步相交之處會合診治?馬車未出城,醫者也未進城,并不違反主公的軍令。”

推薦內容
熱點內容
新疆35选7开奖查询今天